十二指肠

这里是猫茶的自留地。

[LKxEM]冰点沙漠

*初心者文√

*设定有OOC请见谅√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请轻喷√

 

   是沙漠。没有尽头,没有结束的沙漠。

   “喂”,Aisha抬头向声音的方向望去,“要不要爬上来试试。”

   轻松地站树上Elsword逆光的背影,有那么一瞬的晃眼。

   原以为对方会耍赖的用些小伎俩上树或者是直接挥动那根法杖把他弄下树去,做好了心理准备的Elsword发现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发现下面的人只是盯着他,眼神却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温和,只听得见那平日里吵吵闹闹的声音此刻以一种极其柔软的方式从她口中拼凑出零碎的句子——

   “不……做不到……永远也……”

   

 

    只要丢掉就好了,不要的东西,为了能够更好的去接受新的东西。Elemental Master从小就是这么被教导的。平时捡回来的小玩意儿也好,魔法也好,最爱的人也好……

   “人的感情是有限的。”爷爷是这么说的。

   但是Elemental Master总是希望自己可以再努力一点,尽量让“必须不要的东西”再少一些。所以她总是努力地练习魔法,去支配元素,和魔力共鸣。她成功了,原来小有名气的Aisha变成了如今的Elemental Master,这个称呼是对她的肯定,同时也是她毋庸置疑的强大实力的证明。

   “但是,太贪心的人会有报应的呀。”

   随着伙伴的增加,旅途路线的延伸,Elemental Master渐渐的觉得自己必须更加强大才行。这群吵吵闹闹但却目标相同的同伴,一个也不想失去,想守护着每一个人的笑容,羞涩的,可爱的,皮笑肉不笑的,爽朗的……Lord Knight的。

  

 

   “你在说什么蠢话?”Elsword跳下树。

   “你今天是不是脑袋哪里不对劲?”Elsword嬉皮笑脸的指了指Aisha的额头,但是Aisha只是看着他,不知为何眼神还带着难以言喻的悲哀。

这家伙今天绝对很奇怪啊,向她挑衅又不理睬,说她又不生气……

茫然的Elsword刚想问问是不是需要从老爷子地方去拿点药来时,Aisha开口道——

“呐……Elsword,你将来会死吗?”

 

 

 

“不妙啊,Elemental Master……”Lord Knight活动活动早已因失血而有些麻痹的手臂,发现这把陪伴了他无数个春秋的爱剑竟变得如此沉重。

Elemental Master只是与他背靠着背,眼睛盯着眼前随时会一拥而上的魔族。什么都没说,但心中早就明了了,不妙了。

“呐,Elemental Master,你说会不会两个人都死在这里……”

Elemental Master一咬下唇,一股无名火涌了起来。

“如果你有闲工夫考虑死的话,不如让眼前的魔族死的多一点!”

Lord Knight笑道。

“啊……真有你的风格呢……”

全然不知身后的Elemental Master早已是满脸的泪痕,而且泪水还在不停的从眼眶中溢出来。

——真是太没用了啊,我……

 

 

“死?你今天说话的方式很奇怪啊”

Elsword凑上前去,撩起Aisha的前发将自己的额头贴了上去。

“奇怪……明明没有发烧啊,你是不是练习魔法练习到昏了……”

想继续说下去的话被停止,原因是看见Aisha那还是盯着他看得眼睛已经缀满了泪水,但是眼神还是温和的,仿佛眼神一离开,眼前的少年就会灰飞烟灭一样。

“别……别哭啊。真是的,我知道你是女孩子但是我完全不会哄人啊……你你你别哭的乱七八糟啊……咳咳”

虽然不知道Aisha为什么要哭,但是Elsword觉得现在说点什么是最好的。

“我不会死的啦!绝对!”

“因为你还在啊。”

“你那么冒失,如果没有我保护的话,以后可怎么办啊……”

Aisha笑了……这种回答,自己早该料到的,这个阳光一样的人,总是会用最合适的温度照耀自己呀。

但是太阳还是太高了啊。

 

 

“真是活该……”Elemental Master喃喃的说道,伸出手去触碰Lord Knight被鲜血染红的手,勾到了小指,然后静静的抓住整只手掌。

“过了这么多年,我还是抓不住啊……”

     你的手也好,你也好……

“又要再一次开始了吗……”Elemental Master闭上了眼睛。

 

 

“呐sword Knight!你知道冰点沙漠吗?”

“那是什么鬼?”

“才不是鬼……据说是一种很难遇到的现象哦。”

“现象……?”

“就是轮回,但是永远是两点间的轮回,是因为过于强烈的执念而产生的心理现象。”

“你……又看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书吧。”

“才不是!是因为名字很好听所以我才去查阅的!”

“好听?”

“沙漠……那么炎热的地方居然会有冰点,不觉得很奇妙吗?”

“完全听不懂你在讲什么……”

 

 

再次苏醒还是那个下午,那个站在那个树上的那个少年问出那句以往总会让她士气大振的话。但是在经历了无数次的循环之后,沉淀下来的只有悲伤。

反正永远只是空想罢了。

我什么也做不了,无论多少次,结局永远是同一个。

“喂,要不要爬上来看看?”

“呐,Elsword……”

“我有件事情瞒着你啊……”

“我,真的真的真的,最喜欢你了。”

突然间不知从哪个方向吹来的风,把树叶吹得乱飞,Aisha下意识的挡住脸,再次睁开眼睛时只看见Elsword不知何时已走进自己,说了什么,然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一瞬间Aisha,不,Elemental Master仿佛看到了救赎一般。

“啊,我也是。”

 

 

醒过来时,Elemental Master躺在病床上,全身绷带绑的乱七八糟。下意识的动一动,感受到了来自各处的疼痛。

“啊,好疼,但是……至少我还活着啊”

把头别向窗户一边,正是清晨,温和的阳光肆无忌惮的游走在房间内,在雪白的被褥上舞蹈,Elemental Master苦笑着,没有眼泪的,只是温和的静静的盯着窗外。

“呐,Lord Knight你知道吗,我们都是在沙漠里走着啊……”

“那么干旱又那么无趣的现实……”

“但是我有你们,有你啊……在流逝的时间里还能冻结住的东西,不就是回忆吗。”

“沙漠……就是无尽的光阴啊。”

空荡荡的房间无人应答,像是自暴自弃般,Elemental Master翻了个身,把自己蜷缩在被褥里,准备让昏睡清除掉自己必须丢弃的东西。

 

 

 

 

                                                               THE END

 

>>>

冰点沙漠什么的是我乱糊的,其实只是以前艾尔的一个ID,别当真去百度哦。


评论

热度(14)